人们往往把朴素误认作浅显,又把华丽误认作丰富

人们往往把朴素误认作浅显,又把华丽误认作丰富

以下是好词好句“人们往往把朴素误认作浅显,又把华丽误认作丰富”的出处、作文适用主题、示例及网友分享的范文,欢迎学习。

出处

语出周国平。

适用主题

本质与表象、返璞归真等,如2021年北京卷《这,才是成熟的模样》,2018年全国卷二《战斗机痕迹》、2014年广东卷《胶片时代与数码时代》。

示例

纵览历史长河中那些永不褪色的作品,最动人心弦的诗句从不用生词僻典,最感人肺腑的文章从不会佶屈聱牙。它们用最朴实的文字包裹最深切的情感,又用最平白的文字蕴藏最精微的思想,因而也最能震撼人心。 可初学写作的人,却“往往把朴素误认作浅显,又把华丽误认作丰富”,一味地雕章琢句、引经据典,却不知华丽的辞藻只是文章的衣服,深刻的思想才是它的灵魂。缺少衣服的灵魂仍有独一无二的价值和魅力,而没了灵魂的衣服却只能是一堆平庸无奇的绣花枕头。 然而,掌握穿衣搭配很容易,理解流行趋势很难;学写金章玉句很容易,感悟世道人生很难。正如周国平所言:“一个人可以模仿苏格拉底的口气说话,却不可能靠模仿成为一个苏格拉底式的思想家。”唯有跳出模仿的局限,摒弃标新的虚伪,刻苦钻研,真诚地感知浮沉万物,你的文字才能拥有独立的精神,而不是徒具华丽的皮囊。

范文

1.《给生活留白》

有人说那是一个在迁流中作惊鸿一瞥的世界,静静的,它有它自己的生命,它不知道。也不关心,我在某一时刻的偶然经行。一如霍珀的那个世界,它从不回应我的凝视,它拥有寂静的深度。

那是我与他第一次真正地进行面对面交谈,意念中城市一隅,停摆悬置的时间,受困于某种思绪的人,由几何结构和叙事策略共同搭建起来的隐秘,孤独的空间,这是霍珀画作中所包含的超越视觉的美学。当我们把目光落在这一块小小画布之上,思维早已抵达无界的远方。所有的线向前延伸,最终抵达在一个只在推想中存在的消失点。而他总在画布上营造这种不可抵达。

似是中国水墨画中的留白,一山一水一叶扁舟,一花一鸟一池清波,主体之外的空白赋予观者想象的空间。这令我想起马一角和夏半边,二位南宋时期的画家也常在画作上给人留下大片呼吸的余地。前者的残山剩水在历史洪流中圈出一席之地,一改北宋山水之巍峨雄壮,破人心腑,而以清新取胜。或是峭峰直上不见顶,又或是绝壁直下却无脚,更或是四面全空独一翁,轻盈之姿惊诧众人。仅凭寥寥数笔,便烘托出空旷萧条之色,远山隐匿云雾之中,笔墨渲染余烟渺渺,留存半边寂寥。

这些克制的意向,局部的呈现,被截断却又不断延伸的场景,全都给予我们一种权利,一种继续叙事的权利。此刻画者想传达的内涵进而变得次要,我们可以凭借各自的经验进行私人解读,才让非语言载体的画作完成了真正的叙事 就像霍珀自己所说,对于画的解释完全取决于观众。

反观现在,互联网时代中如爆炸一般的信息碎片穿刺生活每一寸缝隙。人们目不暇接,心狂奔着追逐眼睛,却终是不及。注意力被切成碎片,小到无法拾起。目光不能聚焦,哪怕只是一秒。我们进而变得焦躁,失去对万事万物的耐心,急功近利,丢失本心,自然而然无法呼吸。这个时代将我们的距离拉近,却又把我们的灵魂剥离。

我们的生活需要留白,像画一样,需要给彼此留下足够的空间,留下尊重并保持距离。如此才能更好地贴近心灵,更好地感知温暖。

2.《返璞归真,彻悟永世》

每至心绪隐隐浮躁,那你不妨试试返璞归真,静默与世界和解。返璞归真——便是生活中万物的智慧法则。

而返璞归真却真切体现于何处呢?于是——回归自然,抛弃尘世的喧嚣浮躁,跨越无数岁月与命运阴霾,提起行囊,偷得人间闲趣。

逃离人群攒动,逐渐商业化的城镇,乘着人间烟火,回归于山野,回归于熟悉的乡土,在风流之中寻觅百态千情,或许你会重获生活的乐趣与心间的清明。

拜访古刹,烧香拜佛,祈寿安康,人们将最纯真的愿景,寄托于此。行至山脚处,空山林木层层叠叠,清脆荡漾着雀鸟的欢鸣,和着回旋溪水的淙淙,神秘,纯真。满树的梅花绽得正燃,一树嫣红,零落的琼苞花瓣飘逸落入池中,逐水涌动,轻盈曼妙,牵引着香客的眼眸。缕缕祥烟在山风中推搡,悠扬地透过窗棂入了古寺,探访的人多了,于是香火缭绕,一批又一批的虔诚香客于白烟中进进出出,于春花池水前,朴实地希望得到神祇的祝福。默观古刹余韵,香火旺盛,伴着百姓纯真的祝福情谊,缕缕沉浮,升腾天宇……

拜访故乡,深巷中的烟火人间,随着黑瓦白墙历久弥新。闪烁的爆竹还在传响,满是的烟火气息与饭桌上水米糕的甜蜜清香撞了个满怀,白皙剔透,软软糯糯,酒酿清香冲荡着味蕾之余,牙口间甜蜜的米香悄然缠绵。阿婆从小跟着母亲与水米糕相伴,长大后历经沧桑岁月,决意回归故土,她便也成了她,回归根源,随着一代代的坚守传承,让这份质朴纯真的记忆,在流年里绵长而深情……

人们被各种枷锁桎梏着,渴望寻找诗和远方,却被紧紧束缚。既然无法挣脱,那么就创造一个诗情画意的心灵净土、桃源仙地,在跋山涉水,翩跹俗世,感到困惑疲惫时,不妨停下脚步歇一歇,望向沿途风景,回归自然,回归故土,回归纯真,于此,在永恒的时间里,寻找最初的自己。

回归文字,抛弃空洞的词藻堆砌,更需要智慧的境界,朴实的语言和饱足丰厚的人生经历。

为什么说文字也需要返璞归真呢?

当我们在文学的道路上前行时,走得远了,却忘了为何要出发。只是卖弄文字,矫揉造作,似乎是在炫耀词汇的丰富和技巧的高超,却忘记了文字的本心与渊源是要表达讯息和情感。一篇看似浮华炫丽但立意浅显,甚至毫无意义的文字就将它比作一件雍华的衣服;而语言平实直白,却寓意深远,耐人寻味的文字就像是一个独特的灵魂,但缺少了衣服。空大的衣服后只是冷落的虚无缥缈,而独特的灵魂却会在任何时刻显示他的魅力和力量,从未有过地震撼你的心灵。

南朝文学家江淹,年少好学,很早便以《恨赋》《别赋》成名。一诵起“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的名句,诸人无不皆叹他的才华横溢。可是,到了晚年,他再也写不出令人击节推敲的文章来,时人慨叹道:江郎才尽。我们写作时总希望下笔千言,文成惊人,可是,脱离生活的真情实感,没有回归人民,文字的源泉与高度自然就会枯竭,徒剩有"江郎"的尴尬和遗憾,腹中空空,写出来的文墨空、大、虚假繁荣。而文学巨匠沈从文,在年轻时也曾工于文采,过于诗意梦幻,词藻华丽,但是在他阅历人世诸多不易,百姓苦难之后,他的文风逐渐厚重朴实,赞美自然、质朴乡土人情,批判都市人性缺失,直击灵魂,震撼人心。

文字找到了初心,情感得到了升华,不若返璞归真?

归真,音乐始于静默,最后又回归静默,我们都从圆上的一点出发,最后却归于原点,一生惊叹,然终将归于沉寂。所以,在不断回归的旅途中,更重要的,不是圆上线条的粗细与花俏,而是半径的长短,亦如人生的高度和阅历,须从简,从心。愿我们将一切返璞归真,将灵魂安放在永恒的时间里,在沧桑流年,踏尽千帆归来后,仍然矢志前行,仍然纯真如初,仍然热泪盈眶,仍然饱含深情。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公益目的。

(1)
上一篇 2022年5月10日 11:08
下一篇 2022年5月10日 11:11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