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椿萱并茂间

爱在椿萱并茂间

不知不觉地又过了一个母亲节。

疫情还未结束,这个母亲节,女儿依旧不在身边,只在地球的另一端发来电子问候和拥抱,又通过网络为我订购了康乃馨。

作为一个虔诚的吃货,心里对孩子的思念之情与对美食热爱的分量是不相上下的。看到花,先想到在西方被当作母亲花的康乃馨可以泡茶,但吃起来没有营养价值,味道亦是乏善可陈,便只能作欣赏用。而在千年以前的中国就已是母亲花的萱草则不同了。

西方的节日里有母亲节,亦有父亲节,中国人似乎一直没有刻意地去为父亲和母亲们单独择日庆祝,中国古人对父母的爱都很婉转地藏在“椿萱并茂”里。旧时孩子远行,有“知君此去情偏切,堂上椿萱雪满头”的感叹,不过,此处的“椿”并不是吃货们喜爱的香椿,而是《庄子·逍遥游》里写到的“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的臭椿树,是不能吃的。

天下的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区别大抵就在于,母亲为孩子的付出会比父亲多一点,因此,苏东坡的诗中会写到“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此处的“芳心”当然不是少女“芳心大乱”的心,而是指母亲爱孩子的一颗心。萱草亦名忘忧草,据说古时的孩子离家远行前会在母亲的住处种下萱草,希望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母亲能够减轻烦恼,睹花思人的时候可以忘忧。

代表父亲的臭椿虽长寿,却不能吃,而代表母亲的萱草,后来俗称为黄花菜的母亲花是可以吃的。黄花菜最初虽是孩子种来安慰母亲的,但久而久之,“慈母倚堂前,不见萱草花”却更是加深了母亲对远行的孩子的思念。千年过去,萱草亦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地年年生发,既寄托了千年来母亲对孩子不变的思念,吃起来亦是十分美味的。

我的父亲在他的大院子里沿着菜地边缘种了一大圈的萱草,每逢初夏时节,花儿们次第开放起来,院子便像被笼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圈,在花儿的清香里有着一种梦幻的美。他的吃货孩子当然是不会辜负花儿们短暂的美丽年华的,孩子们一回家,父亲的黄花菜便从菜地到餐桌,有了最好的去处。

大家最爱吃的是黄花菜做的川汤肉。黄花菜在花蕾开始泛着橘黄但又还未开放的时候摘了吃最好,新鲜的花儿虽有一些微毒,但摘去花蕊,用清水泡过之后便能去除毒性,切成小片的瘦肉用姜蒜、生抽、豆瓣酱和番薯淀粉腌出香味,和泡好的黄花菜一齐放入开水锅里滚上几分钟,起锅时加上葱花、陈醋、红油……一盘漂亮的酸辣可口的川汤肉立马令人垂涎欲滴,食之,有夏天的清爽,也有母爱的温暖。

雨季去了又来,我在后园种下的几丛萱草亦郁郁葱葱地长了起来,有几株已经在这个母亲节来临之前抽出了花剑,静静地等着花开。花儿虽然不是远行的女儿为我种下的,但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思念之心却是千古不变的。

臭椿不能吃,但有八千年春、八千年秋,给孩子的庇护是长远的,而萱草,眼观为思念,进食可温饱,是孩子给母亲的爱,更是母亲对孩子的爱。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公益目的。

(6)
上一篇 2022年5月10日 18:27
下一篇 2022年5月14日 11:56

推荐阅读

  • 红彤彤的柿子

    故乡是一个小山村,勤劳的村民在山坡上种植了许多果树,其中有一种是柿子。柿子一般分为两大类:“甜柿”与“涩柿”。“甜柿”不需脱涩即可食,涩柿可再依据口感,分为软柿(红柿)和硬柿(脆柿、水柿)。柿子的品种不同,营养价值也略有差异,甜柿维生素C丰...

    2022年5月23日
    01851
  • 阅读增长智慧

    想一想,我们多久没有真正地阅读过了。在平时里要去翻一本书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我们需要用到一些实用性的材料去完成某个任务或者是想要通过哪一次的考试。总之,相对于以前来说,我们现在翻开书本经常是受外力的推动,但却很少是由于我们自己想要去看一本书了...

    2022年4月20日
    01830
  • 多和不如自己的人比

    朋友说,他觉得自己非常失败。一问原因,原来是听说了某位朋友为儿子购买了第二套房子,而且他们都是同龄,他亦非常羡慕那朋友的事业发展,好像一路坦途,一做起来就赚了很多,内心夹杂着羡慕和嫉妒;另一方面,和这位朋友对比,当初也是同一个起跑线奋斗的,...

    2022年7月14日
    01960
  • 生活不在别处

    和年轻朋友们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们总会说到假期一定要好好出去旅游一番,要去看看世界的大好河山,去走走自己想要走的风景。然而这样的兴奋似乎只在一瞬间,这是一种期待。而期待很快就会被他们用叹息浇灭,工作实在太忙了,忙完这阵子肯定会有下一阵子的事情...

    2022年4月20日
    01910
  • 窗前的风景

    8点25分,当他的身影在窗前倏然闪过,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每天都如此准时。那是一个瘦削的男人,个子不高,但衣衫很齐整,一看就知道头一天精心熨过。他的头发很浓密,微微有些自然鬈,恰到好处地透出些斯文来。他通常都是小碎步,比较急促,...

    2022年7月14日
    02160
  • 惟愿后院永远宁静

    中国古代的文人是极风雅的,每一个节气皆可入诗,《诗经》里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大抵是连3岁孩童都会背的,而杜甫的“白露团甘子,清晨散马蹄。圃开连石树,船渡入江溪。凭几看鱼乐,回鞭急鸟栖。渐知秋实美,幽径恐多蹊”更是为大多成年的文人雅士所喜...

    2022年4月24日
    02000
  • 母亲的爱

    我在单位食堂吃过晚饭,正准备回家。母亲打来视频电话,一叠声地问我在哪里,吃饭了没有,要不要出门和朋友去散步……手术后还在康复期,声音嘶哑的我,细声细气地一一回答。 原来,母亲今天去买了新鲜的金橘子,娥姐又给她买了一箱大红的苹果,她老人家惦记...

    2022年5月10日
    01591
  • 用耳朵滋润心田

    很多人都讨厌下雨,我却是个酷爱雨天的人。 每到开始下雨的时候,我都会祈祷雨不要停,可以因此名正言顺地宅在家里,没完没了地聆听雨声。如果运气好,再有风声、雷电一起,便成了一章又一章的《天地交响曲》,这时的声音,在我听来,才是真正的天籁。 然而...

    2022年5月19日
    017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