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耳朵滋润心田

下雨-用耳朵滋润心田-听雨

很多人都讨厌下雨,我却是个酷爱雨天的人。

每到开始下雨的时候,我都会祈祷雨不要停,可以因此名正言顺地宅在家里,没完没了地聆听雨声。如果运气好,再有风声、雷电一起,便成了一章又一章的《天地交响曲》,这时的声音,在我听来,才是真正的天籁。

然而雨怎么会不停呢?似乎只有在马尔克斯笔下,在《百年孤独》里的马孔多镇,雨才会魔幻地持续地一下就是4年11个月零两天。在现实世界中,倘若我真是为了满足自己耳朵的欲望而期待雨一直下,那便会变成一个自私的罪人,除却对不起自己园子里的花草,亦对不起在土地上辛勤耕耘的农民,还有许许多多雨天也要出门工作的人们。

当然,喜欢听天地间自然的声音,并不一定要时时听真的雨声。

我是班得瑞的忠实粉丝,听班得瑞的音乐已有20年。喜欢班得瑞的同好中,除了音乐发烧友,多是一些极其热爱大自然的人。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个五音不全,对乐理一窍不通的人,而听班得瑞,并不需要通乐理,全五音。

班得瑞的音乐全是来自大自然的声音:原始森林的鸟鸣、清澈江河的水流、深夜草丛里的虫鸣、阳光下翻滚的海浪、午后拂过山谷的微风,甚至月下花儿的绽放……这一切的一切,与清脆的风铃声、悠扬的黑管声、清亮的钢琴声、轻盈的排笛声交织、重叠、融会,每一个音符都像精灵般地在耳畔滑行,人便由此进入了与自然一样空灵飘渺的仙境,在天籁之音里静地飘然地驭风而行。

好友黎明兄的同学杨群是位爱读书的女子,她爱读书,不单是自己读,且爱读出声,读给人听,因此在网络的读书平台给自己开了名为“风语”的专栏。

如同她的专栏的名字“风语”一般,杨群读书的声音清澈、干净、随性,读起任何文章来,都云淡风轻,仿佛一股清泉,在山谷间自然地起伏、流淌。许是缘分使然,杨群读了我的《呆呆为梅》和《呆在字里》这两本书,便一下子喜欢上了,和我联系之后,征得我的同意,开始在她的专栏里读我的文字。

除了所写的影视剧本里的台词,我极少在别人的声音里听到自己的文字,当杨群把她录下的朗诵发给我听的时候,我在她的薄脆轻盈的声音里重新认识了自己的文字。记得有一次在我的作品研讨会上,花城出版社的老社长肖建国老师说我的文字像是“水洗过一样地干净”,杨群在读我的文字的时候,她的声音也是如此的干净。那一刻我很俗气地想到了从前流行过一段时间的韩国电视剧《来自星星的你》里面的那句“啤酒和炸鸡最搭”。

这个春天的雨还在断断续续地下,这几年的疫情也还是纠缠着不肯离开。其实所有的人心里,都掩藏着在表面偶尔的寂静中喧嚣的焦虑。

但是,哪怕我们并不能随心所欲地去听雨声,只要有安静的音乐,只要有干净的读书声,那些音乐和文字就能够化为雨声,能够一点一滴地滋润我们的耳朵,让我们从耳朵到心灵都沉静下来,可以云淡风轻地去度过每一段艰难的时光。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目的。

(3)
伍呆呆伍呆呆优秀作者
上一篇 2022年5月18日 14:19
下一篇 2022年5月23日 09:34

推荐阅读

  • 看淡生活中的不公

    常常听到身边的人说,生活对我真是太不公平了。接着,抱怨生活带来的各种困难坎坷,也会习惯和别人相比,为什么别人可以那么幸运而我却那么倒霉呢? 回想我们一路走来,从上学到工作,如果要和别人相比,总有人比我们过得好,看起来好像也比我们过得更加轻松…

    2022年5月18日
    1.2K1
  • 印章的妙用

    笔者自学书法以来,便开始用印章。几十年下来,不论好丑,印章也有一堆,虽未能成齐白石那样的百石富翁,也有好几十方。篆刻家何国勋说,书画家从来不嫌印章多,几乎人人皆用时方恨少。 古时候,印章的主要功用是作为取信于对方的标志,《后汉书·祭祀志》中…

    2022年4月26日
    1.2K1
  • 善钓者的时光

    除却写字之外,我是一个没有什么耐心的人。 我的朋友孙光照与我两样,他是个对任何的人和事都极有耐心的人。熟悉孙光照的朋友都喊他少时的名字大中。大中的耐心的表现之一是喜欢钓鱼。 当大中约我去钓鱼的时候,我其实是想拒绝的,因为不想到水边去枯等和喂…

    2022年11月5日
    9750
  • 我的世外桃源

    春分这天,我已养了近十年的龟丞相从冬眠中醒来了。 如往年一样给龟丞相喝水、泡澡、喂食完毕,它便“急急脚”地赶着去巡园,途经的每一株花草每一块石头都不曾被它忽略,连飘落在地上的花瓣都要停下仔细地去研究一番。每年只有到了这个时候,看到丞相大人醒…

    2022年4月18日
    1.3K0
  • 人生需要给予

    如果说,问你的愿望是什么,我猜大部分人的愿望都会是想得到某些东西。就绝大部分人来说,不管是怎样的愿望,总是离不开索取和得到。当然,人生需要有追求,但是人生也需要给予。 无论是自己给予别人,还是别人给予自己,这本身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而存在着。没…

    2022年5月31日
    1.2K2
  • 那些年我们一起度过的青葱岁月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离开学校已经20多年了。蓦然回首,姐妹们那青春洋溢的笑脸,却仿佛无时不在眼前。 犹记得淘气的我们给每个姐妹都取了外号。“美眉”长得甜美,娇俏可人;“黑牡丹”有着健康的小麦肤色,泼辣、俏丽又不失妩媚;娟长得高大,又像个…

    2022年4月29日
    1.4K0
  • 为什么写词要比写诗难?

    今天我们谈谈词的写法,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词原本是附属于音乐的,所以别名叫倚声,写法叫填词,因为是给现成的旋律配新的歌词,所以填词对音律的要求比近体诗还要苛刻。 (1)倚声与填词 昨天留下的问题是:这么多人都来写词,谁来谱曲呢?刚刚写完的词…

    2023年2月6日
    1.3K0
  • 鸭子的黄昏

    鸭子的气息从入户花园的位置隐隐传来。在8月中旬的清晨,这陌生又熟悉的气息像在提醒我,农历7月14日就要来临。 在桂西北农村老家,7月14日是一年里仅次于春节、清明的第三大节日。7月14日那天,外嫁女照例是要挑着鸭子、糖饼、果子回娘家过节的。…

    2022年5月23日
    1.2K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