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遇——看纪录片《脸庞,村庄》有感

不期而遇——看纪录片《脸庞,村庄》有感

我昨晚几乎是在一种夹杂着悲伤的快乐当中度过的。忽然就慨叹生命易逝,生活似乎该当及时行乐。也就是说,当我决定及时行乐的时候,我首先承认了自然的不可逆转。然后,我的感知一下子变得重要起来。

其实,这种情绪倒不是无来由的。它来自我昨晚看了一部法国纪录片《脸庞,村庄》。在这部片子里有两位艺术家,他们会开着小货车跑遍法国,也没什么特别具体的计划,就是碰到有意思的人,把对方拍下来。比如,码头工人的妻子、废弃矿区的老妇人、小镇女招待等等。拍完以后,再放大这些照片,把它们张贴在那些沿途的厂区或小镇。

因为并没有事先规划要拍谁,于是,这部纪录片就弥漫着一种随遇而安的恬淡感。剧情几乎一直在重复。重复地拍照、重复地张贴,只是人不同。所以,到了最后,你会发现人才最重要。那些境遇当中的人,因为有了不可逆转的命运,他们就变得独一无二。

不过,这部纪录片最妙的地方还不在这儿,而在结尾。前面说过,导演在拍的时候一直都漫不经心。可是她对于结尾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规划。她想要在最后去见多年没见的好友戈达尔。老友重逢,该是多好的一件事。可是,偏偏这个唯一笃定的计划出了岔子。戈达尔没出现!当两位艺术家大老远到了戈达尔隐居的瑞士小镇之后,主人刻意避开了。

可就是这个缺憾成了片子最好的部分。因为这个意外来得实在令人猝不及防,于是我们只好把它归为命运。这种命运的无常,令纪录片里的“行”成了如此迷人的一件事,因为你再也想不到你将遇到什么。这与纪录片简直不谋而合。

然后,我就开始回望整件事。我发现我看纪录片这整件事都很神奇。我之所以会在昨晚看一部纪录片,是因为我最近要录一个“电影浪潮与纪录片”为主题的系列短片。不过其实这并不是最开始。还有一个更早的开始,是我打算做一个沃纳·赫尔佐格与维姆·文德斯的小短片。我的同事李蓉教授那天邀请我加入她的一个关于纪录片专题的计划,我随口就报了这两个名字。事出仓促,我当时脑中只有这两个人。然后我开始查资料,才发现他们两个的名字居然挨在一起,都属于“德国新电影运动”。这一下子就让我很兴奋。就好像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金矿,后面还有很多金子。我就在未暴富却即将暴富的边缘憧憬着。

然后,就有了昨晚的惆怅。我当时在刻意培养一种纪录片的氛围。再然后,时间来到今天早上。我遇到另一位同事张雅娟副教授。跟她聊起来,才知道她去年就看过此片,还和我大谈片子的导演Agnes Varda。这女导演简直荣誉等身,除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电影奖,还获得过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但这些都不算什么,她还是新浪潮运动的先锋。难怪她会在纪录片当中谈卡蒂埃-布列松,结尾的时候想去拜访戈达尔。这一切一下子就环环相扣了。

然后我就在想,这片子是我的同事李至颖给我的,没有李蓉,我就不会想要去做一个关于纪录片的专题。没有张雅娟,我也不会想到从一两个导演拓展到不同的电影浪潮。这一切,参与了好多人,经历了好多意外。结果却最好。就好像《脸庞,村庄》的那个结尾,那样的不可预期,却升华了作为随遇而安的主题,一切都在此处合上了节拍。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公益目的。

(5)
上一篇 2022年5月19日 17:06
下一篇 2022年5月23日 09:47

推荐阅读

  • 把苦难当作财富

    也许很多读者朋友一看到这个题目,就会想到:苦难,怎么可以当成财富呢?苦难是人人都想避免的,又怎么能够把它当成珍藏的财富? 朋友们,或许我们可以回顾曾经走过的路。生命中最让我们怀念,最印象深刻,同时也最有所启迪的,往往不是那些快乐得意的时候,...

    2022年4月17日
    03320
  • 怀旧的意义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入秋后的某个夜晚,有人在中学同学的聊天群组发了这首《同桌的你》。要知道,这首歌曾是那个年代同学们...

    2022年11月4日
    01080
  • 享受的阅读

    从小喜欢阅读,尤其中文书,三千年历史文化悠久,内容真的要什么有什么。在海外,各种主客观因素,中文程度只有小学六年,所以文言文不好,读古文本来就难度高,典故愈多的,对肤浅读者益发障碍重重,很多精品佳作因看不懂而失去兴趣,幸好现在有电脑网络,真...

    2022年4月29日
    03631
  • 大磡村的快乐时光

    小时候住大磡村,一直惦记那些年的生活,还有左邻右里,有几家人印象深刻,一家住左边的张伯伯,他有3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孩子都很乖很懂事。张伯伯喜欢小朋友,他家门口放张长木凳,小朋友都爱挤在上面玩,我是家中老大,不用上课要帮手照顾弟妹,带着小的妹...

    2022年4月17日
    03260
  • 话说打油诗

    一个有趣的现象:可能是Yi情居家导致无聊有闲,小狸的微信朋友圈里,最近有好几个人开始“写起诗来”。而且是古诗多于新诗,短短的,颇整齐,但认真看看,就会发现严肃的“古诗”外衣下,基本都是“段子”的内核,用一个专业的词汇叫:“打油诗”。 打油诗...

    2022年5月30日
    05530
  • 春日迟迟好读诗

    每个学期快结束的那段时间,都会有学生问:“我们为什么要读古诗词?现代汉语的表达不是更好吗?”有学生因为考试成绩不佳,发邮件大吐苦水:“我们用了那么多时间、精力,把课本上的古诗词背得滚瓜烂熟,为什么考卷的题目,又常常不在这背诵的范围里?那我们...

    2022年5月10日
    138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绿日长夏
    绿日长夏 2022年7月5日 10:41

    瓦尔达和JR两人的身上无处不散发着迷人的芬芳。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