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打油诗

话说打油诗

一个有趣的现象:可能是Yi情居家导致无聊有闲,小狸的微信朋友圈里,最近有好几个人开始“写起诗来”。而且是古诗多于新诗,短短的,颇整齐,但认真看看,就会发现严肃的“古诗”外衣下,基本都是“段子”的内核,用一个专业的词汇叫:“打油诗”。

打油诗,据权威的《辞海·文学分册》上说,宋代钱易《南部新书》记载,“有胡钉铰、张打油二人皆能为诗。”这二人就是打油诗的鼻祖了。其中,又以张打油最为有名。

张打油是唐代人,《升庵外集》里曾记载着他的“封神之作”:“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这首《雪诗》流传甚广,也因此开创了一个流派,后人便称这类所用皆俚语,且故作诙谐,有时暗含讥讽的诗歌为打油诗。

此谓“打油诗”,自然是因“张打油”而来。其人载史很少,只知道是唐朝邓州南阳人,以打油为业,故人称“张打油”。其人平日“不务正业”,尤爱收集民间俚语,并用心入诗,虽属“打油”性质,却也自得其乐甚或自鸣得意。可惜的是,他的打油诗难登大雅之堂,除上述一首《雪诗》流传算广外,另只有明代李开先《一笑散》中保留了他的另两首趣作,一首也是咏雪,有云:“六出飘飘降九霄,街前街后尽琼瑶。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锹的使锹。”另一首是写安禄山兵困南阳郡:“百万贼兵困南阳,也无援救也无粮。有朝一日城破了,哭爹的哭爹,哭娘的哭娘。”

不难发现,张打油的后两首诗还是和之前那首《雪诗》是有区别的。《雪诗》尚算“全打油”,而后两首只能称之为“半打油”。头两句还煞有介事,一板一眼,“六出”、“九霄”、“琼瑶”非常“正襟危坐”,三四句却忽然来了个“葛优躺”,脱雅入俗,虽大异其趣,却也妙趣横生。应该说,这样的逆转打油,若以现代艺术的眼光看,已经可以从某个意义上脱“油”而登堂入“诗”了。但当然,在历史的世俗眼中,张打油一直还是漂泊在诗墙之外,不足为雅人道。

但大千世界,无“油”不丰,张打油还是有其古今“应援团”的。例如明代冯梦龙在其《笑史》一书中有载,当时有个叫陆诗伯的人,刻意效张打油亦作《雪诗》一首:“大雪洋洋下,柴米都涨价。板凳当柴烧,吓得床儿怕。”还有记载说,明代某医生也曾仿张打油作过一首《咏雪》诗:“昨夜北风寒,天公大吐痰。东方红日出,便是化痰丸。”这二首效仿张打油之作,立意奇特,角度新颖,有其价值,但语言直白甚或粗陋,确属难登大雅之堂,也恰好揭露了另一个重要问题:打油诗与“顺口溜”其实只有一线之隔。

那么这一线到底是什么呢?小狸觉得该是“余韵”。如果细品打油诗中的上品,就会发现“完全俚语”并不是打油诗的诀窍,半文半白,趣味十足又有余韵绕梁才是佳作的关键。也因此,到了当代,随着语言变化,有水平的打油诗便愈发鲜见了呀。

文/狸美美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目的。

(4)
文汇文汇专栏作者
上一篇 2022年5月30日 14:45
下一篇 2022年5月31日 18:49

推荐阅读

  • 爱在烟尘里——《隐入尘烟》影评和观后感

    我自小睡觉不大老实,夜里翻身频繁,总是一不小心就掉下床去。 所幸小时候家里的老式大床和学校宿舍的小床在床边上都有矮矮的护栏,因此掉下床的机会并不多。如今年纪大了,还是偶尔会掉床。前些天不小心又掉了一次,这一次却让我想起了才看过的电影《隐入尘…

    2022年11月5日
    1.1K0
  • 地瓜——童年的味道

    在这个丰衣足食的年代,吃,对于我们来说,真的不是问题。问题是,吃什么,怎么吃,才有营养、健康。而对我来说,地瓜的香甜是无法忘怀的童年味道。 印象中,家中最不缺的食物就是地瓜。这是种生命力“很野”的植物,不管你有没去浇水施肥,它一样爬得满田野…

    2023年2月28日
    6560
  • 乐观面对生活

    在我们的圈子里,有这样的一位朋友,他一直以来都是郁郁寡欢,好像很少见过他开心的时候,就算遇到开心的事情,情绪价值也是处于低状态,似乎认为这并不值得,有什么好开心的。而一旦遇到一些稍微不顺心的事情,他就会愁眉苦脸,整天唉声叹气。我们常常开解他…

    2022年8月2日
    1.3K0
  • 论字的”肥“与”瘦“

    宋·苏轼《孙莘老求墨妙亭诗》:“杜陵评书贵瘦硬,此论未公吾不凭。短长肥瘦各有态,玉环飞燕谁敢憎。” “环肥燕瘦”,都是美的典范,没有一个标准,很难一概而论。 书法的肥瘦问题,说到底就是筋、骨、肉的问题。书法的筋、骨、肉代表着书法的形质和精神…

    2022年4月26日
    1.2K0
  • 看淡生活中的不公

    常常听到身边的人说,生活对我真是太不公平了。接着,抱怨生活带来的各种困难坎坷,也会习惯和别人相比,为什么别人可以那么幸运而我却那么倒霉呢? 回想我们一路走来,从上学到工作,如果要和别人相比,总有人比我们过得好,看起来好像也比我们过得更加轻松…

    2022年5月18日
    1.2K1
  • 花草亦可果腹

    春天的脚步愈来愈远,本呆这“为食”的吃货愈来愈魔怔。 在朋友圈看到师姐千里烟种了栀子花,赶紧在后面跟帖:“栀子花可以炒鸡蛋吃呀”。又见另一同学李贤发了家里初开的茉莉花,我又赶快告诉她:“快把茉莉花摘了泡茶,或者做沙律呀”…… 客人走后,拖延…

    2022年4月28日
    1.1K0
  • 窗前的风景

    8点25分,当他的身影在窗前倏然闪过,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每天都如此准时。那是一个瘦削的男人,个子不高,但衣衫很齐整,一看就知道头一天精心熨过。他的头发很浓密,微微有些自然鬈,恰到好处地透出些斯文来。他通常都是小碎步,比较急促,…

    2022年7月14日
    1.2K0
  • 春和景明识笋味

    我极爱吃竹笋。 因此,在门前种一丛竹子,与其说是受苏东坡“宁可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的影响,不如说是为了在竹子高雅的掩护下能顺理成章地吃上竹笋。 竹笋亦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时令菜,春天的竹笋破土而出,容易被发现,也容易采摘,冬笋的味道比春笋更…

    2022年5月5日
    1.1K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