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铭的北大梦

小铭的北大梦

去年冬天,小铭忽然郁闷起来。课堂上,一向乐于主动的他,成了哑巴。那天,当他把郁达夫《故都的秋》读得干巴巴的,他的好朋友忍不住调侃道:“哎呀,小铭,你把那色彩丰富的秋天都读成瘦瘦的冬天了!”小铭听了,勉强露出了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

作为老师,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毕竟,还有几个月要中学毕业、申请大学了,小铭一直成绩不错,不能让坏情绪影响了学业。可对于这个青春期的大男生,要想挖出他内心的烦恼事,直通通地问就很难奏效,弄不好还会让他逆反。于是,我暗暗地观察他放学后的举动,果然就发现了端倪:一连几天,他出校之后没有直接搭乘港铁回家,而是会去隔壁的女校门前,转一圈,或者是在校门前的某个士多店站一阵,似乎也并没有买什么。

大概是等人未果吧,我猜测着。新年那天,我约他去行山。路上,趁着心情放松,我对小铭说:“真正的幸福是不能空等的,不论是学业,还是生活,当然,也包括爱情。”小铭有些害羞地红了脸。他告诉我,大概是半年前,他在上学的途中结识了隔壁学校的一个女生,“我见到她的那一刻,一下子就喜欢了。后来,只要是到学校上课的日子,我们都会在港铁站碰面,然后再一起放学,去士多店买吃的,再一起回家。”——难怪,小铭会到士多店外傻傻地站着。我不动声色,“然后呢?”

“我们的争执,是在前段时间谈到毕业后的去向开始的。她打定主意去Y国,而当我说起自己想读北大时,她露出了嫌弃的神色。”小铭顿了顿,“可那是我一直的理想呀,我试图让她理解我,可她竟狠心地切断联系,不再理睬我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这样的事情,其实日日都在发生,又何止是在如小铭一样的中学生身上?成年人的周围,因为理想的不同、价值观的差异,分分合合、聚聚散散的也不少吧。我问小铭是否看过夜空里的星星,小铭疑惑地点点头。

我告诉小铭,茫茫的夜空,每一个夜晚的星星都不一样。那些星星,从来不会定格在某一个位置。因为星星每天都扬起了帆,夜夜航行。它们就像是我们人生的小船,带着自己的河流、自己的季风,有着不同的目的地和方向。星星和星星彼此看到的时候,或许正好是停泊在某一个港口,然后又擦肩而过。只有当最终抵达理想的彼岸,寻找到可以将彼此的光芒汇聚在一起的星星,才能让人生的航程在瓦蓝的苍穹中光明灿烂。

幸运的是,小铭很快走出了失恋的雨季。前些天,他成功被北大录取。他发来信息:老师,谢谢你,让我有信心做忠于理想的那颗星。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的。

(1)
童心的头像童心优秀作者
上一篇 2022年7月14日 12:04
下一篇 2022年7月14日 14:23

推荐阅读

  • 唯物主义爱情

    李至颖就坐在我对面,穿着黑色的背心,一条屎黄色的沙滩裤。他开始讲述自己的初恋:“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生,那时候我正准备高考。我妈以为我自己在房间里复习,其实我是在跟女友聊天。我们每天晚上11点开始聊,一直到凌晨4点。每天如此。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2022年8月2日
    1.3K1
  • 古人离别时为什么要折柳相送?

    中国人折柳送别,是中华深厚文化的精髓,乃是对亲人和朋友的最良好的祝福,也是家国情怀的体现。 最早的渊源应该是《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几句。理由有三:一是这诗句来自《诗经》,而且是名句,读书人人人熟悉;二是“杨柳…

    2022年4月29日
    2.8K0
  • 为什么李清照会笑话王安石的词?

    李清照在你心目中,肯定是最著名的女词人,但你也许不知道,她其实是宋代的文艺理论家,她的《词论》是一篇研究词学的重量级论文。在这篇论文里,李清照举例说,王安石和曾巩都是文学大师,但他们填出来的词往往惹人笑话。李清照为什么会笑话他俩呢?因为李清…

    2023年2月6日
    1.2K0
  • 爱迪生喜欢昏暗的光线

    “爱迪生喜欢昏暗的光线。”在《未来的夏娃》当中,Villiers de l'Isle-Adam说出这句话。我们几乎立刻就看到一位科学家坐在满是霞光的实验室,沙发的一角在远处折射出一个更长更尖的角。爱迪生就坐在这霞光照不到的昏暗之中,感受着明…

    2022年4月25日
    1.2K0
  • 享受的阅读

    从小喜欢阅读,尤其中文书,三千年历史文化悠久,内容真的要什么有什么。在海外,各种主客观因素,中文程度只有小学六年,所以文言文不好,读古文本来就难度高,典故愈多的,对肤浅读者益发障碍重重,很多精品佳作因看不懂而失去兴趣,幸好现在有电脑网络,真…

    2022年4月29日
    1.0K1
  • 人生凭阑处,最爱是”长沙“

    生命中3个关于“长沙”的地方,都成了我的最爱。 东涌的长沙泳滩,是儿时最常去的看日落的海边地点。记忆中的第一次是四五岁的年纪,父亲带全家去露营。夕阳西下,海风习习,我在沙滩上静静地聆听海浪的声响,年幼的心像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偷走了。稚嫩的眼…

    2022年4月25日
    1.0K0
  • 生活点滴:我和儿子做朋友

    农历五月初二,儿子就满三岁了。三岁的孩子可当老师,这是贾平凹先生在《我的老师》一文中说的。平凹先生说他的老师就是朋友的儿子孙涵泊,而孙涵泊是一个三岁半的孩子。 我不要儿子做我的老师,这样无形中会给他很大的压力。我也不做儿子的老师,这样我会居…

    2022年5月28日
    1.6K2
  • 惟愿后院永远宁静

    中国古代的文人是极风雅的,每一个节气皆可入诗,《诗经》里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大抵是连3岁孩童都会背的,而杜甫的“白露团甘子,清晨散马蹄。圃开连石树,船渡入江溪。凭几看鱼乐,回鞭急鸟栖。渐知秋实美,幽径恐多蹊”更是为大多成年的文人雅士所喜…

    2022年4月24日
    1.2K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