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全文及鉴赏

纳兰性德《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全文及鉴赏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

清代:纳兰性德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
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遍兰襟。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翻译

多情的明月应嘲笑我的无情,嘲笑我辜负了她对我的柔情。如今她已离我远去,我只能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前行,独自一人悲伤地吟唱。

近来不敢提起当初的事情,那时我还和她情投意合、相亲相爱。如今在惨淡的月光下。在暗淡的灯影里,远去的情人就像梦里悠悠飘去的一朵白云,无处追寻。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注解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多情应笑我:可笑我有如此多的柔情。春心:指春日景色引发出的意兴和情怀。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遍兰襟(jīn)。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兰襟:芬芳的衣襟。比喻知已之友。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赏析

纳兰不仅看重爱情,也很注重友情,他“在贵不骄,处富能 贫”,短短一生中结交了不少朋友,说他“结遍兰襟”也不算夸 大。他的老师徐乾学的弟弟徐元文在《挽诗》中赞道: “子之亲师,服善不倦。子之求友,照古有烂。寒暑则移,金石无变。非俗 是循,繁义是恋。”

开篇之笔“明月多情应笑我”,几乎令人惊艳。明月是如此的 多情,一定会笑我此时的孤单落寞,辜负春心。等读到“独自闲行独自吟”这一句,这样的意兴阑珊、茫然心绪,描摹与叙说近似白话,朴实自然可谓独步天下了。

自古多情的人总是空惹烦恼,所以纳兰的一方闲章刻上“白伤多情”四字,也正是表明了他由于“多情”而常给自己带来失落、烦恼和惆怅。正是这种失落哀伤之感使他“近来怕说当时事”。

结句的“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化用了晏几道《清平乐》中的“梦云归处难寻,微凉暗人香襟。犹恨那回庭院,依前月浅灯深”,却是平白直浅,流畅自然,意境幽深而不乏优美动人。

该词做得非常细腻,上片写出纳兰低沉黯然的心情,同时还烘托出纳兰怅然若失的心态。“辜负”、“闲行”、“独自”从这些词语中,能够体会到纳兰内心的寂寞和无聊,只有自己吟唱自己的孤独,因为他人不懂。

而到了下片的时候,词人便解释为什么自己会有如此沉郁的心情,首先是害怕回首往昔,词人害怕提起当日的事情。因为往事不堪回首,一切过去的都将不再重来,纳兰面对的回忆不过是空城一座,而词人自己,只有在城外兴叹。

这也就是为何纳兰会在月光下愁苦,在灯光下,午夜梦回,依然能够温习往日的岁月。不论这首词是纳兰作给朋友的,还是沈宛的。都是词人发自内心的感慨,细腻单纯,干净得几乎透明。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创作背景

这首词的写作背景有两种,一是怀友之作。还有一说是,这首词是纳兰为沈宛而写,当时纳兰娶江南艺妓沈宛为妾侍,后来因为家庭的压力,二人被迫分离。这首词就是纳兰在离别之后,思念沈宛的佳作。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词人之一。其诗词“纳兰词”在清代以至整个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采夺目的一席。他生活于满汉融合时期,其贵族家庭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虽侍从帝王,却向往经历平淡。特殊的生活环境背景,加之个人的超逸才华,使其诗词创作呈现出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风格。流传至今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众多代表作之一。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公益目的。

(1)
上一篇 2022年5月11日 09:30
下一篇 2022年5月11日 09:59

推荐阅读

  • 晏几道《少年游·离多最是》全文及鉴赏

    少年游·离多最是 宋代:晏几道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到梦魂中。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细想从来,断肠多处,不与今番同。 《少年游·离多最是》翻译  离别跟这样的情景最为相同,二水分流,一个向西,一个朝...

    2022年6月16日
    04650
  • 晏殊《踏莎行·细草愁烟》全文及鉴赏

    踏莎行·细草愁烟 宋代:晏殊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阑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 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 《踏莎行·细草愁烟》翻译 纤细的小草在风中飘动好像一缕缕轻烟惹人发愁,独...

    2022年7月13日
    04680
  • 纳兰性德《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全文及鉴赏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 清代:纳兰性德土花曾染湘娥黛,铅泪难消。清韵谁敲,不是犀椎是凤翘。只应长伴端溪紫,割取秋潮。鹦鹉偷教,方响前头见玉萧。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翻译 斑痕累累的湘妃竹,青青如黛,竹身长满苔藓,晶莹的泪水难以消除。清...

    2022年5月11日
    03690
  • 韦庄《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全文及鉴赏

    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 唐代:韦庄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还家,绿窗人似花。 《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翻译 当时红楼离别之夜,令人惆怅不已,香灯隐约地映照着半卷的流苏帐。残月将...

    2022年6月2日
    05250
  • 李煜《喜迁莺·晓月坠》全文及鉴赏

    喜迁莺·晓月坠 五代:李煜晓月坠,宿云微,无语枕频欹。梦回芳草思依依,天远雁声稀。啼莺散,馀花乱,寂寞画堂深院。片红休埽尽从伊,留待舞人归。 《喜迁莺·晓月坠》翻译 拂晓的月亮坠下蓝天,夜空云雾已经微淡,默默无语倚在枕上。梦醒仍恋芳草绵绵,...

    2022年5月28日
    05470
  • 柳永《昼夜乐·洞房记得初相遇》全文及鉴赏

    昼夜乐·洞房记得初相遇 宋代:柳永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

    2022年9月23日
    027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