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南歌子·倭堕低梳髻》全文及鉴赏

温庭筠《南歌子·倭堕低梳髻》全文及鉴赏

南歌子·倭堕低梳髻

唐代:温庭筠
倭堕低梳髻,连娟细扫眉。
终日两相思。为君憔悴尽,百花时。

《南歌子·倭堕低梳髻》翻译

梳成了倭堕髻低低地垂,描出又细又长的弯眉。终日为相思心碎,待到百花争艳的时候,我已为君憔悴。

《南歌子·倭堕低梳髻》注解

南歌子: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名。又名”南柯子“”风蝶令“。《金奁集》入“仙吕宫”。
倭堕:即倭堕髻,本是汉代洛阳一带妇女的时髦发式。
连娟:或作联娟,微曲的样子,形容女子眉毛弯曲细长,秀丽俊俏。

《南歌子·倭堕低梳髻》赏析

这是一首闺情词,写闺中女子对情郎刻骨铭心的思念。词为短制小令,然而女主人公深沉执着而丰富细腻的爱情却表现得极其深刻,扣人心弦。

起笔二句描摹女子的妆饰容貌。词人刻划女子姣丽动人,只选择写了发髻与眉毛,是以局部代替全貌的手法。信手挽梳的堕马髻,大弧度地半歪头侧,如一朵斜挂树冠的乌黑云朵,飘飘荡荡,欲堕非堕,使人联想到女子轻步移走时,风飘仙袂,窈窕婀娜的娇柔风韵;两道淡细的蛾眉,弯弯地延伸向额际,似轻雾遮掩的黛绿春山,如隐如现,似乎可以看到眉下一湾清水似的脉脉双眼。发髻弧线与眉毛曲线构成的画面,富有柔和的线条美感,传递出了女子的风采和神韵,这是一个淡雅高洁、痴情真纯的美貌女子。

“终日”句,由外貌描写转入内心世界。“两相思”,实际上是特指女子一方对情人的思念。男子何往不知,但从词意看已久未相聚,唯有心系神绕之。“终日”如痴如醉,思念不已,极写女子情意深挚。这一“终日”,不是指一日的自晨至暮,而是日日如此。一句话概括尽女子每一天的举止与心理,它既是首二句的补足,又为后二句蓄势、张本。此句还说明了首二句乃暗含慵惰恹恹之态:堕马髻以高危颤晃为美,女子却漫不经心地“低梳”而成;蛾眉本应精描艳抹,女子却信手“淡扫”而罢。“女为悦己者容”,伊人不在,妆成无人赏。意之真,情之深,于细微处可体会到。

有了前三句从外貌到内心的全面刻划,最后水到渠成地推出“为君憔悴尽,百花时”,感情强烈,分不出是女子心底的呼唤、倾慕,抑或怨叹、表白。这是一股感情的迸发,确是词人经意用笔之处。前面已写女子无心妆扮,终日相思,这儿又写她春日相思,这是加倍的写法,意义并不重复。词人特意选择春天,尤其百花盛开春烂漫时,浓笔突出她典型环境中的相思之苦之深。春天万物竞生、春机盎然,是洋溢着生命活力、饱含幸福蜜汁的季节;春天又往往使人珍惜美好的青春年华、追求欢快的爱情生活。唐人王昌龄诗曰:“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闺怨》)可以说是古来闺中女子的代表心情。词中女主人公在这容易触动人情的春天里,自然倍加强烈地思念情人,难怪她要“为君憔悴尽”了。“憔悴尽”的女子容貌,一经词人以“百花时”相映衬,便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女子姣好的容貌被相思煎熬得日益消瘦憔悴,生命的花朵渐渐枯萎欲凋,自然界的花朵则满山遍野烂漫盛开,传递出热闹的春意。一冷一热,一黯淡一明媚,两相对比,反差强烈,一下子就将女子至死不渝的爱情和细腻敏感的内心世界,深刻地展示出来,并以其真纯的感情、凄苦的命运,来感染读者。词人这里用的是重笔,笔之力度极重极强,如古刹击钟,最后一槌声震山野的重敲,惊撼人心,发人至深,余音久远。再从头咀嚼全词,前面似不经心的淡笔之意,皆一一显明出来,细加品味,清香满口,经久不散。

此词率直地表现女子强烈的相思之情,与温庭筠词一般的含蓄温婉风格明显不同,这应该是与吸收了民间词的成分有关。

《南歌子·倭堕低梳髻》创作背景

《草堂诗余别集》中温庭筠七首《南歌子》有题曰“闺怨”。可见此词是温庭筠为闺中女子代言之作,其具体创作年份未得确证。

温庭筠

温庭筠(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官终国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存词七十余首。后人辑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公益目的。

(1)
上一篇 2022年6月1日 09:09
下一篇 2022年6月1日 09:39

推荐阅读

  • 元好问《水龙吟·从商帅国器猎于南阳同仲泽鼎玉赋此》全文及鉴赏

    水龙吟·从商帅国器猎于南阳同仲泽鼎玉赋此 金朝:元好问少年射虎名豪,等闲赤羽千夫膳。金铃锦领,平原千骑,星流电转。路断飞潜,雾随腾沸,长围高卷。看川空谷静,旌旗动色,得意似,平生战。 城月迢迢鼓角,夜如何,军中高宴。江淮草木,中原狐兔,先声...

    2022年5月24日
    01880
  • 陆游《朝中措·代谭德称作》全文及鉴赏

    朝中措·代谭德称作 宋代:陆游怕歌愁舞懒逢迎。妆晚托春酲。总是向人深处,当时枉道无情。关心近日,啼红密诉,剪绿深盟。杏馆花阴恨浅,画堂银烛嫌明。 《朝中措·代谭德称作》翻译 谭氏心爱之人懒于送往迎来,所以她怕唱歌,愁跳舞,所以故意病春酒而迟...

    2022年5月13日
    02020
  • 柳永《鹧鸪天·吹破残烟入夜风》全文及鉴赏

    鹧鸪天·吹破残烟入夜风 宋代:柳永吹破残烟入夜风。一轩明月上帘栊。因惊路远人还远,纵得心同寝未同。情脉脉,意忡忡。碧云归去认无踪。只应会向前生里,爱把鸳鸯两处笼。 《鹧鸪天·吹破残烟入夜风》翻译 夜幕降临,倏忽间清风吹散了薄烟,在窗棂竹帘之...

    2022年9月13日
    01270
  • 纳兰性德《菩萨蛮·为春憔悴留春住》全文及鉴赏

    菩萨蛮·为春憔悴留春住 清代:纳兰性德为春憔悴留春住,那禁半霎催归雨。深巷卖樱桃,雨余红更娇。 黄昏清泪阁,忍便花飘泊。消得一声莺,东风三月情。 《菩萨蛮·为春憔悴留春住》翻译 为了留住将逝的春天憔悴不已,黄昏,雨来催归黄昏的时候,深巷中卖...

    2022年9月24日
    0820
  • 晏几道《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全文及鉴赏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宋代:晏几道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翻译 醉中告别西楼,醒后全无记忆。犹...

    2022年6月23日
    01820
  • 姜夔《齐天乐·蟋蟀》全文及鉴赏

    《齐天乐·蟋蟀》 宋代:姜夔丙辰岁,与张功父会饮张达可之堂。闻屋壁间蟋蟀有声,功父约予同赋,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辞甚美。予裴回末利花间,仰见秋月,顿起幽思,寻亦得此。蟋蟀,中都呼为促织,善斗。好事者或以三二十万钱致一枚,镂象齿为楼观以贮之。...

    2022年5月20日
    01880
  • 纳兰性德《满江红·为问封姨》全文及鉴赏

    满江红·为问封姨 清代:纳兰性德为问封姨,何事却、排空卷地。又不是、江南春好,妒花天气。叶尽归鸦栖未得,带垂惊燕飘还起。甚天公、不肯惜愁人,添憔悴。 搅一霎,灯前睡。听半晌,心如醉。倩碧纱遮断,画屏深翠。只影凄清残烛下,离魂飘缈秋空里。总随...

    2022年7月26日
    01970
  • 晏几道《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全文及鉴赏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 宋代:晏几道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翻译 天边的云彩有如仙人金掌承玉露。玉露凝成了白霜,浮云随着大...

    2022年9月6日
    012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