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咏怀古迹五首·其四》全文及鉴赏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其四》全文及鉴赏

《咏怀古迹五首·其四》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蜀主窥吴幸三峡,崩年亦在永安宫。
翠华想像空山里,玉殿虚无野寺中。
古庙杉松巢水鹤,岁时伏腊走村翁。
武侯祠堂常邻近,一体君臣祭祀同。

《咏怀古迹五首·其四》译文及注释

译文
刘备攻打东吴驾临三峡,驾崩那年也是在永安宫中。
在空山里还可以想像他的行仗,野寺中还能隐约回忆起行宫。
古庙的杉松上,有野鹤作巢,每逢节气,村里的人来祭祀。
武侯祠紧紧相邻在一起,君臣一体祭祀相同。

注释
⑴蜀主:指刘备。
⑵伏腊:伏天腊月。指每逢节气村民皆前往祭祀。

《咏怀古迹五首·其四》鉴赏  

《咏怀古迹五首》是杜甫于公元766年(大历元年)在夔州写成的一组。夔州和三峡一带本来就有宋玉、王昭君、刘备、诸葛亮等人留下的古迹,杜甫正是借这些古迹,怀念古人,同时抒写自己的身世家国之感。这是第四首。

这首诗咏怀了刘备,赞颂诸葛亮与刘备生前一体的亲密关系,寄予了自己境遇的苦闷。全诗平淡自然,写景状物形象明朗。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的。

(1)
花之舞的头像花之舞优秀作者
上一篇 2021年5月25日 08:22
下一篇 2021年5月27日 08:25

推荐阅读

  • 陆游《鹊桥仙·华灯纵博》全文及鉴赏

    鹊桥仙·华灯纵博 宋代:陆游华灯纵博,雕鞍驰射,谁记当年豪举。酒徒一半取封侯,独去作、江边渔父。轻舟八尺,低篷三扇,占断苹洲烟雨。镜湖元自属闲人,又何必、君恩赐与。 《鹊桥仙·华灯纵博》翻译 当年在华丽的灯光下纵情地博弈,骑着骏马猎射驰骋,…

    2022年6月12日
    1.3K0
  • 刘禹锡《乌衣巷》全文及鉴赏

    《乌衣巷》 作者:刘禹锡 朝代:唐代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乌衣巷》译文及注释 翻译朱雀桥边一些野草开花,乌衣巷口唯有夕阳斜挂。当年王导、谢安檐下的燕子,如今已飞进寻常百姓家中。 注释【朱雀桥】在…

    2021年4月23日
    1.5K0
  • 苏轼《天仙子·走马探花花发未》全文及鉴赏

    天仙子·走马探花花发未 宋代:苏轼走马探花花发未。人与化工俱不易。千回来绕百回看,蜂作婢,莺为使。谷雨清明空屈指。 白发卢郎情未已。一夜翦刀收玉蕊。尊前还对断肠红。人有泪,花无意。明日酒醒应满地。 《天仙子·走马探花花发未》翻译 乘着奔跑的…

    2023年2月23日
    1.2K0
  • 李白《苏台览古》全文及鉴赏

    苏台览古 唐代:李白旧苑荒台杨柳新,菱歌清唱不胜春。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 《苏台览古》译文 曾经的歌台,曾经的舞榭,曾经的园林,曾经的宫殿,如今都已经荒废,只有杨柳叶儿青青,还有那湖中的采菱女在清唱着青春永恒的歌谣。 谁还记得吴…

    2023年3月2日
    8410
  • 郑燮《满江红·思家》全文及鉴赏

    满江红·思家 清代:郑燮我梦扬州,便想到扬州梦我。第一是隋堤绿柳,不堪烟锁。潮打三更瓜步月,雨荒十里红桥火。更红鲜冷淡不成圆,樱桃颗。何日向,江村躲;何日上,江楼卧。有诗人某某,酒人个个。花径不无新点缀,沙鸥颇有闲功课。将白头供作折腰人,将…

    2022年4月29日
    1.4K0
  • 苏轼《永遇乐·彭城夜宿燕子楼》全文及鉴赏

    永遇乐·彭城夜宿燕子楼 宋代:苏轼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

    2022年12月10日
    1.1K0
  • 晏殊《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全文及鉴赏

    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 宋代:晏殊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阑干影入凉波。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翻译 小楼重重门帘外面有燕子飞过。晚上红花的花瓣落在了亭子里。独自一人在栏杆边而感…

    2022年5月20日
    1.5K0
  • 李白《春夜洛城闻笛》全文及鉴赏

    春夜洛城闻笛 唐代:李白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春夜洛城闻笛》译文 这是从谁家飘出的悠扬笛声呢?它随着春风飘扬,传遍洛阳全城。客居之夜听到《折杨柳》的曲子,谁又能不生出怀念故乡的愁情? 《春夜洛城…

    2023年1月6日
    1.3K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