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的迷惑

正字的迷惑

读破万卷书,也难保不会写错字,有句谚语十分有趣,就是:“读书读得多,料字写成科”;读书读得更多,岂不是更加容易“皱字写成雏”?所以十年窗下的老书生,稍不留神,笔误也是常有的事,就算写对了的字,有没有用错,又是汪洋字海中矗立的另一座烟雾迷蒙的高山。

以“蜂拥”为例,大家早就知道,明史清史所有正史包括《红楼梦》,这两个字是正写,学生作文写作“蜂涌”肯定就扣分了,句子提到人群争相上车时肩贴肩、背贴背,甚至后跟碰后跟,这种情况,的确应该写“蜂拥”;可是如果说到港铁东铁线会展开启新站抢搭第一班车,或是美食节开幕时人群风也似地入场为了抢购一蚊罐鲍鱼,完全没有过肢体密切接触的话,形容人头涌涌一样的“蜂涌”大概错不到哪里。

说“锋头”是正写,“风头”有错,相信同样得看情况,某人某事干出优绩,而锋芒大露,当然是占锋头了;要是某一时代流行的东西,一旦成了潮流,某人抢先跟风,这“风头”亦有异那“锋头”。

完全同意“别树一格”是正写,树有生气,充满正能量,但是有些故意哗众取宠的古怪行径,或是故作惊人的某些所谓“艺术品”,又似乎说与树无关的“别竖一格”了,因为竖只是人为的动作,并非来自树一样的自然生长。

“縻烂”不是“糜烂”,粥煮稀了,米糜烂了又未必是縻烂。

至于“交代”还是“交待”,同级数的学者教授和知识分子,使用率估计同占50%,从来不见有人认真讨论过谁对谁错。

“以及”同样很多人写成“与及”,不知是否也像“交待”一样,过于相信笔划较多那个字才是繁体;最难明白的是近年看到不少人把“即使”写成“即便”,这“便”更无可能是“使”的繁体,真有待文字专家谈一谈。有时不免怀疑,很多认为写对了的字,也是“约定俗成”。

文/连盈慧

声明:词多多www.ciduoduo123.com部分文字图片内容来源于会员投稿,版权归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词多多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接受投稿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目的。

(3)
上一篇 2022年5月24日 13:18
下一篇 2022年5月28日 14:44

推荐阅读

  • 人生凭栏处:缺位的”风景“

    “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课堂上,我和学生们一起诵读鲁迅先生的这篇《故乡》。小林同学举手发问:“老师,为什么不能直接写...

    2022年4月25日
    4360
  • 大学城北

    我居住的下沙由一条高架分割成两个区域,一块是大学城南、一块是大学城北。城南相对比较热闹,有很多大学。城北以前是荒地,只有在与海宁交界的地方有一个Outlet。 昨天去那边看朋友,才发现此处现在已经盖满了大楼。不过它显然是一个纯住宅区。所有的...

    2022年4月25日
    4630
  • 少年好友

    最近我看了很多本书,而且是从小认识的朋友的自传,书本已经出了好多年,只是没有像今天那样,能安定下来重新去看、重新去认识、重新去了解他们,就趁着这个可恶的疫情,把人困在家中,便去做一些事情令自己安静下来,叫自己从他们的自传中回到过去,追忆往事...

    2022年4月17日
    4190
  • 苏永安的书法观

    苏永安先生人称苏公子,如果他仅仅是成功的商人,我不会称他苏公子,之所以认同他这称谓,是因为他有很高的艺术修养。 苏公子不是书法家,工作之余,只醉心于音乐,但与他谈论书法,竟发现他对书法的认识有独到之处。 苏公子认为︰传统中国书法无非是篆、隶...

    2022年7月14日
    6150
  • 人与海之间

    有夕阳的日子,是舒朗的。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任由那落日的余晖透射进来,穿过飘窗上的金钱树、紫罗兰,穿过茶几上的几件相框,穿过相框里我和父母亲的合影,洒落在我和我的书页上。那书页里,常常是亦舒的小说、汪曾祺的随笔,或者是戈尔泰的诗,那些文字,...

    2022年11月4日
    2540
  • 春和景明识笋味

    我极爱吃竹笋。 因此,在门前种一丛竹子,与其说是受苏东坡“宁可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的影响,不如说是为了在竹子高雅的掩护下能顺理成章地吃上竹笋。 竹笋亦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时令菜,春天的竹笋破土而出,容易被发现,也容易采摘,冬笋的味道比春笋更...

    2022年5月5日
    43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